跳至內容的開始
積金.誌

積金•誌

為僱主僱員建「積金易」平台  掀強積金制度改革新一頁


強積金是以私營機構管理的退休儲蓄制度,不經不覺已實行近20年。參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有關私營退休金的統計調查,截至2018年12月底,以資產規模計算,全球71個OECD 和非OECD 經濟體中,香港強積金制度以8,130億港元總資產值排名19。香港的強積金制度經歷了不少金融挑戰,但仍穩健增長。為了確保制度的持續發展,其設計及運作模式亦必須與時並進。
 
去年12月,我曾在此欄撰寫文章簡介本局受政府委託負責設計及構建「積金易」平台,並以此「數碼解決方案」改革現行的強積金制度。這個重大的改革,每項細節均以改善強積金的行政管理工作為目的,積金局對此項「非常任務」感到任重道遠。過去大半年,積金局投入了極大精力和心血,夥拍政府、強積金業界和科技界專家,為「積金易」平台作出籌備。

積金局上月舉辦了一個名為「積金易平台﹕強積金數碼新時代」的研討會,是積金局首次以科技為題,與業界聚焦探討退休保障制度電子化的路向和挑戰,研討會上亦分享了局方在籌建「積金易」平台方面的最新進展。當日有約300名強積金受託人、本地金融規管機構的代表及資訊科技界的專家聚首一堂,更邀得兩位來自澳洲稅務局及英國國家僱員儲蓄信託公司的專家分享經驗。

這些海外案例為「積金易」平台的構建提供有用參考,當中澳洲退休金制度實行電子化改革的經驗讓我們看到,「數碼轉型」的成功關鍵,除硬件、軟件和科技的配合外,更有賴積極與持份者包括僱主、僱員和業界溝通,確保用家應用數碼科技,才能短時間內轉用新運作模式,令整個制度效率提升,達致成本下降,為成員的退休儲蓄增值。

現行的強積金制度和運作模式是建基於20年前的商業營運概念,主要以支票交收及實體報表為骨幹建設,並依賴各受託人各自提供的行政平台操作。此模式的問題癥結在於倚重人手處理及紙張交易,加上非標準化工序,令強積金制度的行政成本高昂。對僱主來說,這涉及因大量文書工作而產生的人力資源開支,甚至因人為錯誤所引致的不合規風險;對計劃成員來說,繁複的手續,以及各式各樣由不同受託人提供的行政平台,亦窒礙他們積極管理和整合強積金帳戶。

「積金易」的目的就是為這不理想的現況帶來轉變,將行政程序標準化、精簡化及自動化,令困擾多年的問題迎刃而解。

現時,強積金業界每年處理最少3,000萬項交易程序,當中有六成半仍採用紙張往來或以支票處理。從我日常接觸的中小企僱主所知,很多都樂於在日常業務中使用數碼工具,相信他們將來亦能輕易掌握「積金易」平台的運作模式。例如透過「積金易」平台連接如「轉數快」這類接通香港所有銀行以及支援24/7跨行即時轉帳的系統,處理強積金供款和交易,便可減低處理強積金的時間及人手工序,從而提高企業效率及節省開支,更可避免因出錯違規被罰的機會。

至於計劃成員方面,在長達三、四十年的工作生涯中,他們只須用一個強積金用戶名稱及密碼登入平台,便能一站式、輕鬆快捷地管理強積金,無論供款、轉換或提取強積金都在彈指之間。此外,有了人工智能、聊天機械人等功能,計劃成員可隨時隨地管理自己的強積金,甚至可審視及比較市場上逾400個基金產品,從中揀選心儀的基金,行使消費者的權利,其方便程度與今天的情況絕不可同日而語。

當所有強積金的行政工作集中由「積金易」平台處理後,加上平台只會以收回成本的原則運作,相信可扭轉行政費平均佔強積金管理費四至五成的情況。長遠而言,「積金易」平台有助開放市場競爭,行業百花齊放,就算一些未有相關資訊科技系統和基建的受託人,亦能透過積金易平台提供強積金服務,這有助推動競爭,帶來更好價格、產品和服務質素,最終令計劃成員獲益。

「積金易」平台已進入關鍵階段,預計今年年底會進行招標程序,並於明年下半年批出標書,目標是於2022年起分階段啟動平台。平台能否成功推行須視乎僱主及僱員的參與,因此我們正努力透過不同渠道了解各持份者的需要和意見,並積極汲取海外和金融科技界的經驗,就平台的實際操作、功能設計、服務提供模式、過渡期安排,以至網絡安全和私隱保障等範疇集思廣益,務求建構一個平衡各方所需,並配備可應對未來發展需要的解決方案,以及真正為廣大用家而建的電子平台。

積金局主席
黃友嘉博士

修訂日期: 06/10/2019